停電青年杜康九

Per Aspera Ad Astra.
循此逆旅,以摘星辰。

"Long years-"he sighs,"Again you found me."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暂不接稿,特殊情况请私信。

爱人啊,我的灵魂早已深深倦怠沧桑困顿。




————
在新造型边缘试探

【裘普/ADGG】【现代麻瓜AU衍生】和光同尘(教宗ad×间谍黑客gg )Part.1

神学生ad和间谍gg,设定很有趣了。希望大家都来看看?

马甲不灭:

警告:1.私设如山,以裘普外形为原形的ADGG现代衍生AU。

2.参考原型作品:《神奇动物在哪里》,《年轻的教宗》,《不一样的天空》《美国毒枭》。

3.基督教徒入。

楔子

1991年,德国,柏林。

“随便给点什么,你就能带他走。”

女人咧嘴笑着说,露出满口因吸毒而黄黑的牙。她的裙子遍布酒渍和烟孔,所置身的屋子肮脏又混乱,不时有蚊蝇穿过那盏扇得有气无力的吊扇,在灰尘覆盖的餐桌上停驻,又无聊地飞走。

她的对面——一位西装革履的美国男人侧过头,看向她身边那个同样衣衫脏乱、身形消瘦却冷静得面无表情的少年:他满头乱遭遭的金发像幼狮未长成形的鬃毛,湛蓝的眼睛里注视的仿佛不是这个破败的家,而是一片充满雾气的大海。

男人从钱包里数出300马克递给女人,又问少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盖勒特·格林德沃,先生。”

“不要怨恨你的母亲,盖勒特”,男人领着少年向屋外走去,“她抽完这300马克,可能就会离开这个世界。”

他们走到屋外充满泥泞的小道上,登上男人漆光整致的轿车,车内的芳香剂让少年吸了吸鼻子。

 “不怨恨她,就不会为她的离开打扰到自己”,男人启动了引擎,“以后你们就没有关系了”。

“活出你自己来,盖勒特。”男人在引擎的轰鸣声中踩下油门。

“我明白了,先生。”

轿车磕磕绊绊地行驶过一段破落街区,最终一个猛冲,落在了平坦的出城大道上,绝尘而去。

Part.1

2000年,美国,波士顿。

任职于一所著名IT公司的部门总监理查德组织了一场千禧年宴会。

他邀请了自己任下的同事们——他们人数众多充满了整个花园和大半个泳池,而又鉴于他心爱的太太是位虔诚的教徒,还相请了几位熟识的神父和神学生,使原本空旷宁静的宅邸在这个黄昏突然热闹非凡。

这很有跨世纪的气氛。总监望着满院攒聚的人头和陆续亮起来的节庆灯火,十分满意。

“嗨,可以递给我一瓶啤酒吗?”

忙于低头烤肉的程序员吉伯特闻声,将脚下酒箱里的一瓶啤酒递上,抬头的瞬间,才发现索酒的是面前一位身穿黑色神袍的神学生。

“谢谢,我会向神祈祷,求千年虫别再烦你们。”

神学生驾轻就熟地咬开瓶盖,吹起瓶子,咕噜噜地将酒往喉里倒。

“神可能不太了解二进制的世界,别给他添太多麻烦。”

吉伯特用他那双深黑的眼瞳瞟了神学生一眼,将烤肉翻了个面,撒了些香料,开始后悔自己的多嘴。

“神知道的,就像他知道你肯定会后悔说了刚才的话”,神学生冲吉伯特眨了眨眼,趁吉伯特没恍过神来,迅速从烤肉架上捡起一片培根,凌空晃了晃,塞进嘴里。

“哇……好烫!”他又猛灌了几口酒,打了个嗝:“好吃,谢谢。”

吉伯特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:“……你的嘴,油”,他指着自己的嘴角,只憋出来一句。

神学生笑起来,嘴边有一道特别的嘴弧。他用袖子擦擦嘴,然后双手扯住神袍下摆,飞快地从头颈处钻脱出袍子,露出全身紧致的肌肉和泳裤——然后快跑几步,随地扔了袍子,跃进不远处的泳池。

吉伯特再次看傻了眼,连同周围其他裹得像粽子般的神学生和神父——然而神职相关的客人们又很快恢复了淡定与平静,继续谈论起学业与教经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“嘿,你知道神不知道什么吗?”神学生从水里钻出来,冲吉伯特招手。

“不知道——”吉伯特尽量放大了音量,确保十几米外的对方能听到。

“你过来,我告诉你!”

吉伯特放下烤肉夹,向泳池边走去——

——然后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被泼了满头的泳池水。

“哈哈哈哈”,神学生恣意地在泳池里扑腾,大声笑道,“他不知道我会捉弄你!”

吉伯特无助地摇着头甩去头上的水,着急地用手捂住眼睛:“你有什么毛病……我的天……我根本不认识你……”

神学生终于紧张起来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只是……只是看你一个人在那边……想逗逗你……你眼睛怎么了?”

吉伯特不舒服地揉着眼睛:“不关你的事,我要离开一会儿——”

神学生抱歉又关切地注视着他,然后在恍如白昼的灯火下,忽然发现了什么神奇的事情——

“嘿!”,他跳出水面,拉住要离开吉伯特:“你……你的眼睛是蓝色的?”

“唔……”吉伯特含糊地回应着,用手遮住那只因为黑色隐形眼镜滑落而露出本来颜色的眼睛,声音低而弱:“我妈妈……我妈说蓝色的眼睛容易招惹是非……”

“为什么,带上黑色的隐形眼镜就不会了吗?”

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……她很保守……也是个教徒……信教的人都很固执”,吉伯特捂住眼睛,“别告诉其他人这件事,他们会笑话我的。”

“笑话什么?”

“笑我这么大了还听我妈的话!”

吉伯特有些恼了,甩开神学生,想离开这场不太愉快的聚会,就此回家——

“——让我去跟你妈谈谈!”

神学生突然跑到他身前,拦住吉伯特的去路,“她是教徒,对吗?我能说服她,让她不再逼着你戴眼镜……毕竟你也不喜欢这么做,不是吗?”

“什……什么?”

虽然眼前的人很可能将来是个神父,但吉伯特感觉自己像撞了鬼。

“我能说服她,以神的名义”,神学生笃定地保证道,“顺便,我叫阿不司·邓布利多,是麻省神学院的学生。”他向吉伯特伸出手掌,大约是想与吉伯特握个手。

“这太……太……”吉伯特支支吾吾半天,晃着湿淋淋的脑袋,觉得自己脑子也仿佛进了水:“那你周末过来吧。我……我叫吉伯特·格瑞德。”然后与阿不思礼节性地握了握手,留给了他自己的住址。


(PART.1 完)






  头发在慢慢长长。

  (因为不想和前男友留同款发型)即将去剪成狂霸酷炫拽发型的黑魔王gg。

  (但是没想到没几个月前男友ad也换了发型) 

  都是倔强的中年人了。

  看了看,可以申请lof的绿色v……然而想了想还是作罢。
  本身醒着就已经很疲惫,没必要再给自己脖子上系上新的绳结。

发烧了,难受……

蓝色的石屑


 我可能已经不会画画了。(丧失了画画的意志)

  太垃圾了,无画可发。

初中生打架……(没画完……)

还是用回lof吧

“嘘——这个我们留待之后讨论。”

{Aoide经过的庭院}

 

 “你听说过莫扎特家天生会作曲的小天才吗?” 

 

“小莫扎特?” 

 

“是,Maria Anna Mozart ” 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四个月终于画完了,得益于最近复发沉迷作曲家姐姐,在冲动驱使下才得以完成。

 

姐姐真的好,如果在那个时空之中,姐姐是个男孩子的话,历史上就有两个“天才莫扎特”了吧。

当然历史没有如果。

 

生長的喜悅
(未完)

靈感(二次創作)來自獸的照片 @兽可夫斯基✨

兽送来的小鸟,每天陪我看书画画喝茶,分别叫小鸟和小鸟!
@兽可夫斯基✨

1k3 fo thanks!开放一次点图吧

在评论里抽签抽两个人画,什么都可以画!

所以,来roll吧!

“Cup of tea?”

因为Peter和Geroge实在太温暖,决定认真地说一件事——(有跟没有一样的)剧透:所有看起来是一对的官方cp都沉船了。我把它称为沉船敦。

I get overwhelmed.

“被恶魔拐走的少女,有漂亮的眼睛和肩胛骨。

最主要的是,她拥有有趣的灵魂。”

暂时这样,明天再说

  在一个冬天冬天,一位会画画的浪游恶魔绑架了一个有趣的灵魂。XD

  @兽可夫斯基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