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什么事要做,就是说说没什么特别的事。我得说话,这很模糊。我得说话,又没什么可说的,只有别人的话。不善于说,不愿意说,却必须说。没人强迫我。这是一个事故,这是一个事实。从没有什么能让我免除它,没什么,没什么要发现的,没什么能让该说的话减少。我有一大片海要喝,于是有了一片大海。”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停電青年杜康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